既不捣乱惹事

- 编辑:admin -

既不捣乱惹事

最初想法
 
 
    “不是吧,你居然连这都想不明白了么?之前好像是因为你妈妈对的学习成绩实在是太发愁了,可是又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也只能是死死地盯着你的学习成绩,一点也不敢放松的呢,可是现在则就不然了,自从你最近这几次学习成绩有明显的进步之后,再加上你哥哥现在的学习状况,我估计你妈妈肯定是再也不会对你弟弟的学习问题担心了呢,反正她好像已经决定了,等你弟弟到三年级之后,如果他依然还是学习不太好的话,她多半也是要把你弟弟给一起送来的吧?”
 
    李强一听到小y居然在不知不觉中又把聊天的内容给扯到了她们家人对他偏心还是不偏心的讨论,当即就赶紧准备转移着话题道,毕竟这些可都是人家的家庭琐事,自已说轻,又或者是说重了,可都有点不太合适了呢,再有就是他好像还真的听说小y的家长多次说起来小y弟弟的学习问题呢,可是又实在由于孩子的年龄太小,所以便决定只等来年小y弟弟的学习成绩依然没有什么起色的时候,再考虑把他也送来了呢。
 
    只不过小y似乎一点也不关心这样的问题,而在她眼里似乎也只是看到了她妈妈究竟有没有偏心的事情,所以一张口不自觉地都是她妈妈究竟有没偏心的问题了,而此时小y一听到李强这么一说,当即一下子就高兴了起来,道:“不是吧,老师,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么,那我可真的太高兴了呢,可我妈妈现在还真的有点不太公平的呢,明明之前的时候,她可是经常的批评我的,结果现在她现在无论我弟考得怎么差,她都舍不得批评我弟弟一下子呢,嗯,就是有点不太公平呢?”
 
    “不是吧,你怎么又绕回到这个话题上来了呢?”
 
    李强本以为自已费了好大的劲儿,也给这小y解释了好半天,多多少少应该化解一点点这孩子心中的厉气的呢,正准备催促着继续写作业叱,可是转头这么一听,立刻又不觉地头大了起来,当即就放弃地道:“算了,算了,我看你还是先把作来给写完吧,至于你妈妈有没有偏心的问题呢,你还是等你回家的时候,偷偷地问一下你们家人吧,我还就真的有点不太相信了呢,你们可都是你妈妈亲生的呢,怎么还一定要分出来一个亲疏远近的呢?对了,究竟又是谁老是在你耳边,天天地唠叨,你妈妈对你不好,对你弟弟偏心的呢,我还真就有点不太相信了,就凭你这小小的脑袋瓜子,居然可以考虑这么复杂的问题了么?”
 
    “嘻,嘻,我就偏偏不告诉你!”
 
    果然不出李强所料,小y本来还打算再继续唠叨几句的呢,可是听了李强这么一问之后,当即警觉地一笑,之后竟然再也不说一句话,竟然老老实实地去写作业了呢,然而尽管这孩子嘴上不说,但李强依然还是可以猜测出来,多半是她们家里的什么对她妈妈有些不太满意的老人又是偷偷告诉她的吧,只不过教她这么说话的老人,又哪里知道这孩子早晚可是要长大的,别看她眼下几句好听的话,又或者一些投其所好的零食给哄住了,可是等只要等这孩子长大了,明白了事理,有了分辨是非的能力之后,若是忘记了现在的事情也就罢了,可是一旦没有忘记,多半还是要反过来,坚定地站在她妈妈的身边的呢,毕竟血浓于水的说法,可不是随随便便就么说说而已的呢?
 
    “真的么,那你不说就算了吧,反正我还真的就没有打算再继续听下去的呢?”
 
    李强看着自已之前怎么劝说都没有办法安心写作业的小y,一听李强这么一问之后,竟然老老实实地写作业了,当即也是十分好笑地一笑,之后也就再也不说话,随手拿起了一支笔,安安心心地练起字了呢。
 
    要说起这个练字的话题,李强可是一直都比较喜欢练字的呢,然后就是偏偏不其法,给人的感觉也好像就是任自已练习,也总是进步不大的样子呢,然而就在不久前,自从他观察了一下自已周围写作业还算不错的孩子,似乎一下子想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一个人能不能够写出来一手好字,好像还真的就他最开始学习时的老师有很大的关系呢,就像是小f,还有小f的姐姐这几个女孩子,除了她们本身就比较喜欢追求漂亮的东西之外,还真的就是她们一如既往地坚持了她们老师最开始教给她们写学习惯了呢,至于其中的原因,又到底是为了什么,尽管一问到她们也是和的别的孩子一样,一脸的茫然,但还真就一如既往地坚持了她们老师最初教给她们的那一点点的习惯呢,再回望李强之前的练字经历,好像真的就是因为放弃了自已最开始从老师学习的那一点东西,然后又固执地认为自已只要这么持之以恒,锲而不舍练下去,多半也就会自然而然地掌握其中的技巧,明白了其中的道理,终于一天也是会得偿所愿,终将可以练来一手漂亮的好字出来的呢?
 
    然而事实上,李强也掌握了不少关于练字的技巧,也明白了许多关于做人,做事的道理,可是他却猛然一下子自已之前之所以要练字,还真的就是想练一手比较好学出来,然后在屡次的考试之中,即便不能因为字体多得几分,但依然还是不至于因为字体太差,从而影响到自已的工作和学习的呢,至于其他别的什么,好像他从来也就没有奢望过的呢,只不过后来还真就不知道怎么,自已竟然一次次地偏离了自已一开始的想法,不知不觉地开始变得随波逐流了起来,于是乎也就不知所以,乱七八糟了起来,反观那些写字比较好,又或者学绩比较好,做事比较成功的人,还真就是一点一滴,坚持了自已一开始最初的想法,再积少成多,聚沙成塔,最终实现理想,还真的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事情呢?
 
    (本章完)
 
 
第三百二十七章 买个保险
 
 
    送走小y之后,李强来到门口向外看了看,竟然和正准备进门的小z走了走照面,结果还没有等李强开口说话,那小z竟然主动地来了到李强,似乎是有些好意思地摸了一下鼻子,淡淡地道:“老师,把我你的手机让我用一下吧?我给我们家人打一下电话,之前我家人明明就已经说好的,今天会到我们学校门口接我的呢,结果我等好一会儿,却也没有见到人影,所以又直接来了,可是又怕他们在门口那里一直等我了呢,所以我就想着用你的手机给他们打一个电话,看一看他们又究竟走到哪里了?又或者究竟有没有到学校去接我了没有?”
 
    “是么,那你还是赶紧给你们家人打一个电话的吧,这么冷的天,万一他们到了你们学校之后,却没有见到你的话,估计又要像上一次的时候一样,着急了呢?”
 
    李强本来还有些没太过于在意,只是静静地盯着窗外,可一听小z这么说着,赶忙给小z递过去了手机,之后又重新来到窗前静静地眺望了起来。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不远处的路灯也开始逐渐一盏盏次第地亮了起来,在昏黄的灯光之下,天空不时有雪花飘落,稀稀落落的,若是不仔细看的话,若是不考虑季节的因素,再不考虑温度的寒冷,李强倒还真的觉这一点竟然和夏日晚上喜好灯光的蚊虫颇有几分相似的呢?
 
    不知不觉间,李强从一开始接触小z的时候,到现在似乎也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了,从当从夏虫鸣叫,再到如今的雪花漫天,从他家人刚刚接触李强的将信将疑,再到现在的几乎就不怎么上楼了,再从小z一提起学习成绩,就不禁地叹气,到如今到满不在乎,家长放心,孩子满意,成绩进步,学习劲头也挺足的,似乎好像一切都已经逐渐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了,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了,之前看不到小z这孩子的时候也就算了,李强还能够稍稍地对这孩子松一口气,可是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的了,这孩子给李强的感觉,总好像隐隐约约隔着一层纱,又或者别的什么东西,让人看不清,摸不着,甚至根本就让你猜不透这孩子的脑子里天天都想的是究竟是一些什么东西的呢,?
,结果当时好像就连他家人也都相信了呢,可李强却一下子听出来,他考场纪律不严,抄袭问题严重的问题,他再稍微一摸,小z的英语基本,结果真像就自然而然出来呢,原来这小z不但英语不行,甚至连数学等了一些别的科目也可都是不行呢,尽管表面上看起来也确实是挺老实,可偏偏就是学习成绩不行,但若是李强给这孩子聊起天的时候,好像也是反应迅速,思路清晰,根本就不是小l和小z哥那一种浑浑噩噩的学习状态所比的呢,可这孩子又偏偏这孩子根本就不喜欢说话的呢,再加上他们家人对学习似乎也是极高的呢,不自觉之中,李强就陷入一种无从下手的两难境地之中了。
 
    没有办法,以李强现在辅导状况,他还真的有些不相信还有什么自已看不明白,又或者辅导不了的孩子呢,可这小z实在是让人着摸不透啊,李强又试着向他们家人了解一下这孩子的学习情况和有什么特别的爱好的情况,结果人家直接就来了一句孩子不听话,有些贪玩,就直接地把自已给打发了,就好像反正我们已经把孩子已经交给你了,你不是挺有水平的么,那接下来就看你了,孩子辅导好了,我们就算你有本事,可是若辅导不好呢,那你以后就再也不说自已怎么厉害的似的呢,甚至从孩子到大人,这一家人给李强的感觉,就好像是来看戏的一般,既不捣乱惹事,也不配合,照你说的做,反正我们已经来了,好了呢,就是我们孩子聪明,不好了呢,你们可是要包赔的,买一个保险的感觉呢?
 
 
第三百二十八章 看不明白
 
 
    “行呢,老师,我的电话打完了,今天我们考试了,有几道题我有些看得不太明白,要不你趁着这一会儿功夫,给稍微地讲一下吧?”
 
    这一次让李强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小z在打完了之后,竟然主动破天荒地要李强帮助自已讲解一下考试卷子了,这倒还真的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的呢,于是李强赶忙乐呵呵地笑道:“不是吧,你居然也有问题了么,那我可真的实在太高兴了啊,行呢,你还是赶紧把卷子拿出来吧,说不定等会儿小l他们几个又来了,再加上今天晚上下大雪,说不定你们家人也要提前来接你的呢,所以咱们还是趁早把你的问题给提前解决一下子的吧?”
 
    “没事的呢,我刚才可是给我们家人打过电话了,说是还要等一会儿才能过来接我的呢,而且因为我们今天白天的时候考试了,所以今天晚上我们老师也根本就没有留多少作业的呢,只要需要把我们老师之前给我们划的重点认真的看一遍,再抄一些,差不了也就行了呢?”
 
    依旧让李强没有想到的是,本来一开始还有些挺着急的小z,一看到李强似乎是比自已还要着急的呢,竟然一下子又不着急了,而是变成不紧不慢地道,之后又是在李强的连声地催促下,这才慢条丝缕的把卷子往李强的面前一摊,指着几道自已认为很重要,很难的题目,抬起头来,静静地看着李强道:“喏,就这几道题了,要不老师你先认真地帮我看一下吧,反正我这一会儿还有作业,不着急的呢?”
 
    李强看到这小z竟是一脸地慎重,当即一下子就笑了,一边低头仔细地看着卷子,一边满不在乎地道:“不是吧,究竟是几道什么题啊,瞧把你给吓得,之前的时候,我不是早就已经告诉你们了,咱们可以输人,但决不可以输阵的呢,再说了,不就是这几道化学破实验题的么,你怎么会觉得这么难呢,好像这些实验步骤,你们课本也应该都有的吧?你怎么有些看不明白,又或者是区分不清楚的了呢?”
 
    要说起来,这李强还倒是相当自负的呢,之前竟也没有问小z要问自已的究竟是什么科目,也没有问小z要问自已的究竟又是哪一类题型,一上来就满不在乎地先说起小z学习态度来了,可能也是经常接触,艺高人胆大的缘故吧,李强也只不过匆匆地扫了几眼小z拿过来的题目,就更满不在乎了起来,而小z似乎是实在有点受不了李强这种满脸不屑的神情,这一次终于还没有等李强把话说完,就连忙解释地道:“不是的,老师,关于这几道题,其实我也是多多少少有一些思路的呢,只不过现在我就是有些不太确定自已之前写的究竟是对,还是不对,所以就想着拿回来,让你再给我说一下子的呢?”
 
    “是么,那行吧,就让你先说一下,我来听一听,究竟你之前做的题目有没有道理,也顺便判断一下,你对之前学习的知识程度,又究竟达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程度,这样一来,反倒你我两人都省事了呢?”
 
    看到小z这一次居然主动向自已问题,讲题,李强不禁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但脸上却又不露声色地道,说实在的之前对小z这不紧不慢的性子,李强可是没少操心的呢,可人家孩子又实在是没有太多事情,而人家家长呢,好像也是从来没有过不通情达理的时候,而成绩也还没有出来,只不过是以李强自已的辅导经验,有些看不明白这孩子和这一家人又究竟在考虑的是什么罢了,所以他还真不好直接地张口去问,这小z怎么就会形成了现在的一种性格呢,甚至李强也知道,即便是自已张口问了,到最后也只能是不了了之,所以与其他再像之前的时候,那么不礼貌的张口就问,反倒还不如他自已不动声色地悄悄观察来的更加直接,有效,省事的呢,至于小z现在口中所问的问题,此时李强看来,也根本就不是太大的问题,最起码这孩子的答题思路和答题也都是非常的清晰的呢,只不过有一次细节性的回答还不够准确,那也只不过是因为他做的这一类题比较少,没有太多的经验罢了,况且现在也不是决定他学习成败的大考,以后有的是时间,所以他也只不过是静静地听了一下,又稍微地给他补充了几句,让小z明白了自已以后究竟该如何回答这一类题,差不多也就行了,反倒是他竟然从这孩子这一次问题看出来,这孩子的学习态度,学习方法,以及学习内容好像也根本就没有太大的问题呢?
 
    “可这孩子的身上,也明明就是有问题的呢,自已怎么就会偏偏地找不到的呢?”
 
    就在李强左思右想也不太明白的时候,那个新来小w竟然一推门,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先是给李强打了个招呼,之后认认真真,老老实实地去写作业了,然而你别看这孩子这么老实听话,但李强的心里却是十分清楚的呢,尤其是他爸爸给自已打电话时,对他打游戏发愁的那个语气,更是让李强对他现在的听话,懂事,又多多少少地带着可笑的呢,只不过他又实在是好奇这孩子以又究竟是玩的哪一类游戏,想着多了解一些关于这孩子打游戏的事情呢,便趁着他掏书包,拿课本的功夫,很是好奇怪地问道:“小w啊,我问你个事,之前你爸爸打电话的时候,好像说你可是非常喜欢打游戏的呢,当然了我这么问也没有别的什么意思,我就是有点好奇你究竟是玩什么游戏,怎么就会让你孩子给发愁了那个样子呢,据我说知,现在流行的不就是一个的手游么,怎么就会让你家人愁的不行了呢?而且还说你天天打电脑什么的?真的有那么严重么?你能告诉我你究竟在玩是什么游戏么?”
 
    小w听李强这么一问,当即有些不好意思地一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啊,我也只不过上网打一些小游戏罢了,而且都是给我们家人早就已经商量好的呢?除了我之前有一次我的考试成绩有些不太理想之外,好像现在我也都已经能够按照他们的要求考出来满意的成绩了呢?他们怎么就会看不明白了呢?”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